您所在的位置>>

薄情郎-薄情郎什么意思

就是对不起女人的男人啊一般是女人对男人很痴心但是男人把女人抛弃了(不一定也就是对女人冷淡吧)那个男人就是薄情郎啊守仁君看见这个问题笑了。汉武帝在历史中那么多皇帝里,算专情的了。汉武帝一生女人无数,其中比较重要的三个人先后是陈阿娇、卫子夫、钩弋夫人。这三个人里卫子夫可怜、钩弋夫人可惜、陈阿娇活该。对于汉武帝来说,罢黜陈阿娇是因为情,卫子夫和钩弋夫人则是为了国。陈阿娇是真的活该,娇生惯养的她仗着娘家人对武帝上位有功,根本不把武帝放在眼里,武帝每天上朝回去面对的往往是一个无理取闹、乱发脾气的陈阿娇。就不说汉武帝,无论男女,谁家有这么个天天就等着和你吵架,动不动就摔家当的玩意谁也受不了。卫子夫就有点可

就是对不起女人的男人啊一般是女人对男人很痴心但是男人把女人抛弃了(不一定也就是对女人冷淡吧)那个男人就是薄情郎啊

守仁君看见这个问题笑了。汉武帝在历史中那么多皇帝里,算专情的了。汉武帝一生女人无数,其中比较重要的三个人先后是陈阿娇、卫子夫、钩弋夫人。这三个人里卫子夫可怜、钩弋夫人可惜、陈阿娇活该。对于汉武帝来说,罢黜陈阿娇是因为情,卫子夫和钩弋夫人则是为了国。陈阿娇是真的活该,娇生惯养的她仗着娘家人对武帝上位有功,根本不把武帝放在眼里,武帝每天上朝回去面对的往往是一个无理取闹、乱发脾气的陈阿娇。就不说汉武帝,无论男女,谁家有这么个天天就等着和你吵架,动不动就摔家当的玩意谁也受不了。卫子夫就有点可惜了,也不是武帝薄情,武帝也不想让卫子夫死啊,但是因为巫蛊之祸,被儿子给连累了,卫子夫无法辩解,只能自杀证明自己的清白。钩弋夫人只能说可怜。确实,人家一个弱女子,给你生了儿子不说,还陪你那么多年,也没犯错。但是不杀不行,昭帝年幼,谁能保证钩弋夫人不会是下一个吕后,谁能保证朝堂中还有周勃陈平?钩弋夫人死了,最起码外戚这一支无法对皇权造成威胁。

我认为应该是形容女子对一个男子比较痴心,一心一意,而男子缺辜负她!

回答的不好请见谅啊!!呵呵

大概还是因为阿娇的缘故吧!人生失意无南北,咫尺长门闭阿娇!两句诗不仅让金屋藏娇的典故千古流传,也造就了汉武帝薄情和阿娇的怨妇形象!汉武帝和阿娇少年pc,情投意合,放言长大后一定为阿娇建黄金屋居住。成年后,为了得到阿娇母亲长公主的支撑,两人结婚了,结果昔日的情份随着政治因素的介入和两人地位的变化,也变得淡薄了!最后汉武帝甚至废了阿娇的皇后,阿娇幽居长门宫终老!皇帝的婚姻是政治的一部分,没有薄情一说!后来的卫子夫,李夫人等,也不过如此!电视剧或小说把阿娇打造成一个娇蛮和仗势凌人的性格,我到想问问,一个女人出身好贵,在自己的情郎面前使使小性子,怎么了?怎么了?

有个姓石的武孝廉,要去京城谋求官位,到了德州这个地方,突然身患重病咳血不止,整个人仿佛要死了一样。仆人见此便抢夺了他的银子,弃他而去,船家见他身患重病,又身无分文,便不想载他。石孝廉无处可去,无依无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湖面上行来一只船,那船上有一女子,向船家行礼道:“愿载石孝廉。”船家大喜,连忙将他放到了那女子的船上,欠的一些船费也不要了。石孝廉看那女子大约40岁,但服饰华丽,容颜颇好,风韵犹存。那女子收留了石孝廉,石孝廉对她千恩万谢。女子对石孝廉说:“你生了痨病,寿命恐不太长久。”石孝廉听到此话,号啕大哭,哭着哭着又咳了起来。女子又说道:“我有一药丸,可以医治你的病。能帮你起死回生,我如果救活你,你以后可不要忘了我啊。”石孝廉一听有救,连忙流着泪发誓道:“若姑娘能将我医好,我今生不负你,倘若食言,天打雷轰。”那女子便拿出药丸,喂石孝廉服下,半盏茶以后,石孝廉便觉得自己身体好了,肚子也有些饿,想吃东西。于是,那女子吩咐丫鬟去准备食物。饭后,石孝廉便跪地给那女子磕头,感谢其救命之恩,那女子将石孝廉扶起,对他说:“我今年40多岁,你不用如此对我,倘若你不嫌弃,我愿意今后一直服侍你。”石孝廉今年30多岁,妻子一年前就死了。此时看那女子虽40多岁,但保养的颇好,衣着光鲜亮丽,于是便答应了,不久后,二人便结为夫妻,甜蜜的生活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那女子说:“你要去京城求官,我这有一百金,你且去,等你在京城站稳脚跟时,再接我同去。”石孝廉听了,忙点头称是。不久,石孝廉拿着一百金去了京城。在京城,石孝廉四处拜访权贵,趋承他们,因为本身被举荐为孝廉,再加上石孝廉颇会做人,于是便得到了一个在省城担任地方长官的职务。一时间,石孝廉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他用一些钱财为自己置备了高头大马,华丽的服装,出行颇为威风。此时的石孝廉,官也得到了,威望也有了,便想着那女子容颜已老,何不再娶一个呢?于是花费了100金娶了一个姓王的姑娘。石孝廉因为害怕那女子来找他,于是在前往省城上任时,有意绕开德州这个地方。带着王氏高高兴兴的上任去了。在上任的一年时间,他未给那女子写一封信,石孝廉觉得以后应该会和那女子断绝来往,今生再相遇了。石孝廉有一亲戚去省城办事,路过德州,就居住在那女子家旁边的旅店。那女子便向他打听石孝廉,亲戚对他说:“石孝廉在京城已当了大官,如今前呼后拥,可威风了。”那女子听后颇为疑惑,为何当初石孝廉说要来接她,这一年多过去了,却仍然没有任何消息呢?于是,女子便写了一封信交给那亲戚,让他帮忙带给石孝廉。那亲戚将这封信带给了石孝廉,石孝廉看了后并没有在意,把它丢到一旁,置之不理。又过了一年,那女子依旧没等到石孝廉的消息,于是便亲自去找他。那到了石孝廉的府衙门口,让守卫进去通报,说要拜见石孝廉,石孝廉知是那女子来了,交代守卫,让他告诉那女子,说自己没空见她。就这样,那女子在门外苦苦等候,石孝廉却在衙门之内,吃着珍馐佳肴,喝着美酒,陪着王夫人笙歌作乐。正喝酒间,突然从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竟是那女子走了进来,那女子见了石孝廉,大骂道:“好你个薄情郎啊,在这里过得真潇洒,你忘了你今天拥有的一切是谁给你的吗?若你要娶妻纳妾,和我商量一下又有何妨,为何偷偷背着我?”石孝廉见女子来了,吓得面如土色,定定的站在那一动也不敢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片刻,石孝廉连忙跪在地上,爬了过去,抱着女那女子的大腿,请求她宽恕,声泪俱下,要多惨有多惨。那女子见石孝廉如此这般,气也消了大半,于是对王氏说:“妹妹莫怕,此事我不会迁怒于你的。”于是三人便商量着以后过日子的事,石孝廉让王氏以妹妹之礼对那女子,那女子做大,王氏做小。起初王氏不肯答应,石孝廉再三说服,王氏这才应了下来。事后,石孝廉每每想到此事便大为恼火,于是狠狠的训斥了那守卫,那守门人再三辩解,跪在石孝廉面前说:“此事与我无关的,我从来没有打开门,我也不知那女子是如何进来。”石孝廉听了此话,便对那女子起了疑心,可始终不得其解。那女子来到家以后,每天吃完晚饭,便早早的睡下了,也不和王氏争宠,也不问石孝廉晚上在哪睡。王氏起初有些怕那女子,后来发现那女子很宽容,很好说话,于是便对他恭敬了起来,每天早上也要去给那女子请安。那女子在管理家庭方面颇有一套,将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为人十分和气,府里上下的事,都被处理得一丝不苟,做事也明察秋毫,从不偏袒任何人。有一次,石孝廉的官印弄丢了,找遍了府里上下,就是找不到,于是便去询问那女子,那女子笑着说:“你去把井里的水舀干,便可以找到了。”石孝廉照做,果然在井里找到了官印,于是便问那女子是如何知道的,那女子好像知道小偷是谁,却笑着不说话。石孝廉见此,便开始怀疑那女子不是人了。石孝廉越想越不对劲,他发现那女子的平常的行为有很多怪异之处,于是便派人夜里去窥视那女子,那人回来报告说:“那女子居住的地方没有什么响动,熄灯后,只能听到脱衣服的声音。

又一段时间,石孝廉去外面办事,没有回来,王氏便和那女子一同喝酒,那女子喝醉以后,竟然变成了一只狐狸睡在那,王氏早觉得那女子不是人,见她变成狐狸,内心也没有多少惊讶,反而将自己的衣服盖在她身上。石孝廉回来后,王氏便将此事说给他听,石孝廉听了大惊,拿起佩刀要去杀那女子,王氏赶忙拦着,气愤地对他说:“纵然她是狐狸,可她却从来没有害过你啊,而且你能有今天,完全是倚仗她,你如今要杀她,岂不是成了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和那禽兽有何区别?”石孝廉听到王氏竟然骂自己是禽兽,自然气愤不已,骂了她一顿,便拿着刀去杀那女子。进了那女子的房间,那女子好像早知道他会来一样,冷笑着看着他,石孝廉看着女子,迟迟不敢下手,二人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儿,女子眼神中仿佛有火光熄灭了,说道:“看来你还真是个薄情郎,我原以为你会悔改,未曾想你竟忘恩负义到如此地步,还真是可惜了我当年救你的那一丸药,现在你把它还给我吧。”那女子说着,向石孝廉的脸上啐了一口,石孝廉顿时感觉如坠冰窖,浑身冷得发抖,过了片刻便觉得自己重病缠身,连走路都费劲,又像当年一样咳嗽了起来,咳着咳着竟咳出了一东西,定睛一看,竟是当年那丸药。那女子弯腰捡起药,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石孝廉颇为悔恨,连忙追了出去,但为时已晚,那女子早已不见了踪影。石孝廉重病缠身,没过半年就死了。暮有话说当年石孝廉身患重病时,那女子救了他,后来更是赐予他金钱,让他去京城求官,石孝廉这才过上了荣华富贵的日子。可石孝廉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以后,转眼间就把那女子忘了,甚至刻意的疏远她,那女子找上门后,也只是把他骂了一顿,气消了就原谅了他。可石孝廉发觉那女子是狐狸时,反而想拿刀杀了那女子,如此对自己的恩人,石孝廉的所作所为和那禽兽真无区别。王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嫁给了石孝廉,起初,她知道那女子的身份后不愿意做小,可在和那女子接触了一段时间以后,也逐渐开始了接受的女子,并且对那女子恭敬有加。反观石孝廉,自始至终都是一个薄情郎,那女子救了他以后,不仅不感恩戴德,反而恩将仇报。这故事虽是一个狐仙和书生之间的爱情故事,可说到底,那石孝廉又何尝不是一陈世美呢?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相关推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